2020-01-30
软银员工爆料公司有毒文化:谄媚、鲁莽和内斗

软银的过分乐观的投资者们确信WeWork的巨大运营损失和联合创始人亚当•诺伊曼的怪诞行为并不重要,直到潜在的公开市场投资者提醒他们,这些的确很重要。

这其中包括对WeWork前后多达107亿美元的注资、优步的77亿美元、披萨配送公司Zume的3.75亿美元。以及遛狗软件Wag的3亿美元。

2017年,愿景基金对19家公司进行了超过212亿美元的投资,其中包括向WeWork的母公司We Co.投资44亿美元。外界对孙正义的大笔资金持怀疑态度。 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创业计划的联合创始人史蒂文·卡普兰(Steven Kaplan)表示:“我们唯一一次看到这种规模的资金进入科技行业的时间是1999年,2000年(互联网泡沫时期),而结局很糟糕。”

软银愿景基金以对科技初创企业进行超大型投资而闻名,但现在这种做法已引发了外界的质疑。

长期以来,这种策略似乎是可行的,直到该基金最重要的投资WeWork的IPO计划惨败,并给软银带来了巨大损失。

据这些员工称,软银和愿景基金的工作场所“沉浸在老式华尔街的好斗中”。他们都描述了这样一种环境:对孙正义极尽恭维、内部斗争激烈,各种骚扰和合规问题,以及对风险的超乎寻常的高容忍度,所有这些都笼罩在一种普遍怪诞的氛围中。

北京时间19日消息,软银集团CEO孙正义向旗下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的员工灌输了这样一种勤奋工作精神:要么做大,要么回家。但据外媒报道,软银和愿景基金的一些员工和前员工描述了一种有毒文化:充斥着奉承、骚扰和内斗。

外媒称,孙正义和他的“全男班”管理合伙人所遵循的策略,似乎“不在于任何特定的技术,而在于对最热门的初创公司下大赌注。”